<listing id="eiqjf"><xmp id="eiqjf">
<div id="eiqjf"></div>
  • <dl id="eiqjf"></dl>
  • <li id="eiqjf"><tr id="eiqjf"></tr></li>
  • <dl id="eiqjf"><ins id="eiqjf"></ins></dl>
    梁前燕
    說也奇怪,開春以后,入駐老宅的“燕窩”可是比往年多了好幾處。以往只有兩窩,居于大廳正梁的一左一右。

           

    ◆陳小麗

    說也奇怪,開春以后,入駐老宅的“燕窩”可是比往年多了好幾處。以往只有兩窩,居于大廳正梁的一左一右。今年至少有六七窩,大廳、偏廳的梁上都筑滿了鳥巢。立夏之后,仍有新住戶不斷入住,四處漏風的土坯房,倒是越來越熱鬧了。夫君調侃道,村里新房陸續都建起來了,燕子戀舊,只好扎堆往村里這唯一的老屋湊了。

    鳥窩多了,鳥糞自然也不少,掉在地上,白白的好多團,日久也就形成了好幾處印痕。兩歲稚子,少見世事,仰著腦袋,好奇地看著燕子飛進飛出,冷不丁一泡鳥糞掉落身上,也不知躲避,跳著腳要我們抓一只燕子來玩玩。

    鳥糞一多,留守鄉下老家的家公每天清掃的次數也就多了,有人建議把鳥窩都捅下來,省得天天掃,麻煩。家公慌忙阻止道,“不可捅!老輩人說,捅了燕子窩,下輩子沒房子住的。不就是多掃幾次地么?沒事!”

    捅鳥窩與下輩子住房,這顯然沒有科學關聯的。家公顯然也不懂得如何用科學來解釋老輩人傳下來的誡語,但他知道來者皆是客,要與之為善。雖然這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信仰,卻是世代相傳的最淳樸的習慣。

    燕子在梁上棲,我們在地上住。年年,月月,已然成為一家。彼此之間,相安無事。

    去年暑假,暑氣十足,高溫不退。遠在汕頭的大姐夫回家了。周末時候,全家齊回到鄉下老宅,殺雞整鴨,撈魚擇菜,忙得不亦樂乎。不一會,葷的素的臘的鹵的,紅的黃的白的綠的,色香味齊全,擺滿一大桌。席間觥籌交錯,天南地北,好不暢快。

    家公、家婆看著汗流浹背的一桌子人,將掛在房頂的吊扇開到了最大碼,還抱出兩部落地扇,三面齊吹以降暑。

    滿桌正是酣暢之際,忽聽一物從頭頂“撲”地跌落。循聲而去,一只燕子摔落在地,聲息已弱。許是它準備外出覓食,卻無意撞在了正在高速旋轉的吊扇葉子,受傷過重,無以回天。

    時間頓凝,默然。摔落于地的不知是鳥爸還是鳥媽,梁上擠著挨著的幼燕子們,不知情地仍蜷在窩里,伸長個脖子“嘰嘰嘰”地鬧著喊餓。許是聽了孩子們的叫聲,受傷的燕子努力地掙扎著,想撲騰起翅膀,終是無力,趴在地上喘著長長的氣,那黑豆式小而亮的眼睛,漸漸失去了原有的光亮,沉重的眼皮徹底掩蓋了滿眼的期待與不甘心。女兒含著淚在外挖了個小坑,小心地捧著它放了進去,還為它立了塊墓碑,碑上寫著:燕子之墓。

    自此以后,大家心照不宣地不再觸碰頂上吊扇,即便是在最熱的大暑天,實在扛不住偶爾開個最小檔,看著葉扇緩緩地轉動,享受那一絲絲的涼意。

    “歸燕識故巢,舊人看新歷。”年歷再翻,待到明年花開時,故地新景新模樣:老宅覆于塵土,新房拔地而起。但愿舊燕歸來,依然還能循著故巢路,戀上故地新住所,依然還是你站梁上秀恩愛,我窩躺椅聽呢喃!

    網友評論

    中國吉安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中國吉安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中國吉安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吉安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    北京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