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eiqjf"><xmp id="eiqjf">
<div id="eiqjf"></div>
  • <dl id="eiqjf"></dl>
  • <li id="eiqjf"><tr id="eiqjf"></tr></li>
  • <dl id="eiqjf"><ins id="eiqjf"></ins></dl>
    房地产税如何征收,核心仍是“公平”问题
    来源: 新京报 2019-03-21 09:47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?#25945;? style=
    房地产税的推出动机应该是助力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,更好地满足人民的居住需求,既不能过度打压开发商和市场的情绪,也不能给消费者带来过重的经济负担。

    房地产税的推出动机应该是助力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,更好地满足人民的居住需求,既不能过度打压开发商和市场的情绪,也不能给消费者带来过重的经济负担。

    3月5日至15日,在短短11天里,官方已6次提及房地产税。近日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起草组成员、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郭玮在国务院新闻办吹风会上表示,房地产税立法有关部门已经在有条不紊地?#24179;?/p>

    税收的职能通常有三个:财政职能、经济调节、监督职能。房地产税作为一项财产性税种,经济调节职能更符合房地产税的定位。关于房地产税征收问题,民众的担心主要集中于两点:一是征收房地税能否在一定程度上调控房价;二是征收房地产税会不会增加普通居民的税收负担。

    首先,房地产税收能否调节房价?从理论上讲,征税可以通过影响供求关?#25285;?#26368;终实现调节价格的目的。根据消费选择理论和替代效应,房地产税的征收增加了当期消费或该种商品消费的机会成本,因此在替代效应的影响下,消费者会减少当期需求,在供求关系的共同作用下降低当期的市场价格。但从沪、渝房产税试点的?#23548;?#30475;,房地产税在沪、渝两地产生了截然相反的两?#20013;?#24212;。重庆房价在实施房地产税改革后,增长率出?#32456;?#20307;性下滑。但上海的房价不仅没有下?#25285;?#21453;而出现一定程度的上升。

    这里需要指出两点:一、实施房地产税的?#23548;?#34920;明,其政策效果受市场环境的影响,在?#36139;?#20855;体税收实施政策上,需“因地制宜”,精细化?#36139;?#31246;收政策。二、作为财产性税收,调控房价是否应作为房地产税的职能定位,值得商榷。

    其次,房地产税会否增加普通居民的税收负担?房地产税作为财产税,课税对象为产权所有者,从理论上来?#25285;?#36141;房者即是税负承担者。但考虑到税收的公平性原则,对于此类具有生存权利性质的财产征税,应该采取“轻课税”或“不课税”的原则。从这个角度出发,考虑到首套免税、人均扣减面积之外,累进与退税的方式是满足财富再分配的最优选择。

    但是,税收的全民性也表明,不论采取何种课税方式,都会?#25345;?#31243;?#20173;?#21152;居民负担。虽然在现实征收过程中,税负可能会部分转嫁给开发商,即税负由厂商和消费者共同承担,但消费者的需求价格并非完全弹性,这就决定了普通居民在征税问题上并没有“豁免权”。

    既然房地产税对房价的调节作用有待商榷,那么在居民高杠杆购房的基础上征税,其结果也只能是加大居民购房的杠杆率。

    一直以来,房地产投?#35270;?#25237;机是房价上涨和房地产领域暗藏金融风险的主要诱因,不论是之前的宏观调控,还是此次的房地产征税,事实上都有“挤压投资需求”的目的。但事实上,我国房地产税收体制一直存在“重流转、轻持有”的问题,使得投?#25910;?#25110;投机者既可以通过保有房产减少损失,又可以脱手房产来转嫁成本。这样的税收倾向,无法从根本上盘活市场存量,?#34892;?#22320;解决住房刚性需求。

    试点房地产税,若想达到“扶贫”和盘活存量的目的,就需要“广开言路”。除了需要研究解决重复征税的问题,还要力求保障中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存权,同时挤出投?#35270;?#25237;机的需求,真正盘活存量,以促进住房市场的健康发展。

    ?#25910;?#35748;为,征收房地产税的核心仍是“公平”问题,?#36139;?#20986;适合中国国情的累进和退税税制,是保障房地产税健康、可持续发展的中心?#26041;凇?#30001;于不同地区的市场环境存在很大差别,中央在给地方政府?#36335;?ldquo;因地制宜”权力的同?#20445;?#20063;需注重权责的统一,避免地方政府“以权谋私”。

    房地产税的推出动机应该是助力房地产行业健康发展,更好地满足人民的居住需求,既不能过度打压开发商和市场的情绪,也不能给消费者带来过重的经济负担,这个火候和度的把握还需决策者仔细斟酌。

    □盘和林(应用经济学博士后)

    网友评论

   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    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“井冈山报”、“吉安晚报”、“吉安新闻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,其他?#25945;?#26410;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。已经许可转载的,必须注明稿件来源“吉安新闻网?#20445;?#36829;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 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“新华社”的所?#24515;?#23481;,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,本网已获授权使用,任何其他?#25945;?#19981;得从 本网转载、转贴或以其他?#38382;?#22797;制发表,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      ③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?#28023;兀兀兀?#38750;吉安新闻网)”的内容,均转载自其他?#25945;澹?#36716;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  ④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?#25285;?#35831;在?#24120;?#26085;内进行。电话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    北京11选五走势图